服务品类
间采通间采通
首页> 最新资讯> 深度 | 投资人眼中的2019:流量退场,技术为王

深度 | 投资人眼中的2019:流量退场,技术为王

时间:2019-11-18 来源:托比网    作者:托比网
157人浏览 0人评论 分享按钮

2018年是艰难的一年。而这种艰难会在2019年、乃至更久都持续。

blob.png

过去几个月,被反复提及的几个概念包括:移动互联网红利结束、创业黄金时代告终,以及已被高举但尚未达成共识的产业互联网。步入下半场,投资机构们对产业互联网定义各异,但“+技术”、到B端寻求效率提升已然成了所有人的共识。新周期之下,流量退场,技术为王。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甚至断言“未来5年中国toB领域可以诞生下一个腾讯、阿里”。

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,优胜劣汰的整合在2019年仍将持续。对于一级市场的资本们来说,用寒冬形容有失偏颇,更准确的说法应当是“冰火两重天”。老牌美元基金们早已顺利募到了早期中期乃至后期的弹药,而无数三四年内成立的人民币基金仍将艰难求生。创业者忙着见投资人,投资人忙着见LP,都想赶在更坏的到来之前备足余粮。

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用“收敛”一词形容2019年,意为行业化零为整。“很多行业的关键词应该是收敛,有的是收敛开始,有的是收敛加速,有的是收敛基本成型。”无论是2018年已经火过的教育、消费,还是被视为“接棒消费互联网”的产业互联网,都将迎来一波整合升级的机会。

创新工场创始合伙人汪华说,投资人从“大马路上捡钱夹子的日子”进入到“去地里挖金子的日子”,不但要会挖,还得会打磨。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邓锋表示,过去很多投资人是“猎手”,挂得低的水果随便一够就行,现在这种水果没有了,投资人要做famer,自己种地、栽培。

关于2019年,确定的是它必定充满了挑战。不确定的因素在于,人们面对这种挑战的信心。蓝湖资本管理合伙人胡磊认为,市场不会变得更差,因为”该离场的资金都已离场”。而朱啸虎则表示,中国的互联网周期向来很短,“泡沫短、寒冬也很短”,“一级市场其实不是特别冷,而且估计明年还会转暖”。

预判未来从来都是一件风险极高的工作。感谢接受采访的每一位投资人: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,北极光创投创始人、董事总经理邓锋,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,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,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,华兴新经济基金管理合伙人杜永波,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,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,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,创世伙伴创始合伙人周炜,经纬中国合伙人牛立雄,经纬中国合伙人熊飞,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,宽带资本合伙人、晨山资本创始合伙人蒋健,顺为资本合伙人赖晓凌,蓝湖资本管理合伙人胡磊,元璟资本合伙人陈洪亮,启承资本创始合伙人常斌,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,光点资本合伙人符正。

我们和你们一起,期待未来发生。

一、一级市场格局重塑

1)基金分化:美元基金弹药充足 人民币基金持续低迷

移动互联网热潮带动的“人民币基金崛起,与美元基金双分天下”的局面,在去年被打破。2018年前11个月,人民币基金募资额超9000亿,较去年同期下降了46%,而以美元为主的外币基金则同比上涨了130%以上,达到2370亿。从募资端来看,“这是(人民币基金)若干年来最差的一年。”宽带资本合伙人蒋健说。

一线老牌美元基金的募资额再创新高——4月,启明创投宣布募集完成三支新基金,总额13.9亿美元;6月,红杉资本完成80亿美元全球基金的第一轮即60亿美元的募资;第四季度,晨兴、GGV、顺为等纷纷宣布完成高于10亿美元的新基金募集。

“头部的早期基金都有中期的弹药了。”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告诉36氪。募资的局限性将直接传导至投资环节,可以预见的是:弹药充足的美元基金2019年将更加积极,而对并不宽绰的人民币基金们来说,“把钱花在刀刃上、只押注能拿到后续融资的可靠项目”成了它们唯一的可行做法。北极光邓锋认为,人民币基金的颓势短期内很难变化。而对于有弹药的美元基金和头部人民币基金来说,启承资本创始合伙人常斌表示,“时刻准备‘掏枪’”将是寒冬里的正确做法。

顺为资本合伙人赖晓凌告诉36氪,大量人民币新基金都是在2014年、2015年成立,到现在为期3年的投资期结束了,2018年成了他们募资的关键一年,却碰上了大规模的“募资难”,这将导致2019年人民币投资产生断崖式下跌。“投资人信心受影响,即使手头还有钱,也会采取保守的投资策略。”

美元基金坚挺,而人民币基金抗周期性较弱,是“市场外因、基金年限、投资策略”的共同作用。光点资本合伙人符正告诉36氪,境外从私募股权投资到二级市场上市已形成一套成熟的市场机制,该机制可以帮助基金建立更长的投资周期。赖晓凌表示,美元基金周期长,大部分是机构出资人,未来大概率会延续之前的投资策略,即更多投向创新型创业公司。实际上,重技术的基因从21世纪初美元基金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时便已奠定,而产业互联网之下,“技术”的重要性被加倍放大,技术能力与落地能力皆强的项目,可选择的资金面将更大。

正如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前期阶段,美元基金在中国大规模复制美国模式,投出了“中国版谷歌”百度、“中国版eBay”淘宝、“中国版Twitter”微博。那么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初始阶段,已在美国跑通的企业服务、云计算等领域将是美元VC“狩猎”的重点。

2)估值回调:超级头部持平,寒冬不宜抄底

过去四年里,一级市场项目的平均估值增长了接近4倍,千万级的天使轮、千万美金级的A轮项目不在少数,资本迅速堆积在各个热门赛道。但2018年集体上市后形成的估值倒挂,让“估值虚高”成为投资人共识。我们判断,2019年将是估值集中回调的一年。

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告诉36氪,二级市场对供求关系的变化反应很快,而一级市场的定价惯性导致相对会慢一些。“虽然现在企业价格已经有一些回落,但显然还是相对滞后的。”言下之意,一级市场还将迎来更长时间、更深层次的估值回落。

元璟资本合伙人陈洪亮表示,被炒热的2C项目估值2019年将普遍回调。“寒冬里靠融钱的公司,不如不需要烧钱的公司。”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也认为,明年VC整体资金面偏紧,不能造血的行业将资金紧张。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、华兴新经济基金管理合伙人杜永波表示,人民币基金的泡沫还未完全消退,今明年资产价格将明显回落。

但对于头部项目来说,估值回调并不适用。一级市场的二八之分已有一九之分的趋势,资金集中向头部聚积,大量基金争抢下头部项目估值会提升。但受累于市场大环境,头部项目可能正负相抵,估值持平。周逵告诉36氪,短期波动不会影响投资信心,只会影响市场上某个阶段的供需关系与定价水平。“好公司的价格并不敏感,或价格下降后一两年便可回归,关键在于公司业务是否好。”

2019年会出现一级市场“抄底”吗?按照“股神”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论,市场越恐惧时越应该多出手。但吴世春认为一级市场没有底部,活得久比抄到底更重要。“如果抄到不好的企业,即使后面估值提高,也会死掉。”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认为,不仅不该“抄底”,还应该顺势而为,更加谨慎;弹药充足的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则表示2019年不会收缩,因为寒冬的项目品质更高,能融到钱的项目实力都不会太差,但也不会大范围“抄底”。

大环境趋冷、募资端持续紧缩、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、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等多个因素,构成了2018年创投环境的凛冽。站在新年之初,所有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是:寒冬还将持续多久?

启承资本创始合伙人常斌告诉36氪,最差的时候还没来,但不会太久了——“很多创业者给公司只留了6个月现金流”。陈悦天认为,美股也进入下行通道,中美市场资金面都不够好,“局部只会企稳,也不会向好。”

而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则认为,股价大跌的二级市场可谓寒冬,而一级市场最多是秋天。“中国的互联网周期很短。基本每三年都会经过一个所谓的泡沫期、寒冬期。”他认为低温的状态在今年会明显扭转。蓝湖资本管理合伙人胡磊表示,造成市场低温的原因更多是心态而非资金层面,今年人民币基金的募资规模一定不会比2018年更差——因为该离场的资金都已离场了。但创业端是否真的有大的亮点机会出现才是能否提振士气的关键。

周逵则认为,“寒冬通常是周期性的,既然是周期性的,就不一定是件坏事。因为每经历一次寒冬,就又会焕然一新。”

3)出海掘金:“低配版中国”市场迎来投资井喷期

从2015年开始,中国基金的海外布局便已展开。国内移动互联网红利期告一段落,但诸如印度、东南亚、南美洲、中东等低配版中国市场,才刚刚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——印度、非洲还处在普及智能手机的阶段,华米、OV、传音便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机会,进入当地市场。

以此类推,过去10年里在中国出现的种种机会——OTA、电商、O2O等,都将在其他新兴市场逐一实现。捕捉海外版“腾讯”、“阿里”正是基金加紧布局出海的原因所在。而这一趋势在2019年一级市场寒冬,以及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加的背景下变得更加强烈。

GGV纪源资本、红杉资本、戈壁创投等都是较早布局海外的基金,GGV一半管理合伙人常驻美国,红杉资本在印度设立了子公司,戈壁创投也已进入东南亚市场达8年之久。童士豪告诉36氪,“大航海时代”整个一级市场都会关注出海,全球化是VC的必然趋势。除了中美,GGV对以东南亚、中南美洲、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有大量押注,投资了东南亚出行公司Grab、巴西共享出行公司Yellow等。将中国验证过的模式复制到全球各地,可以网罗住一批移动互联网企业。

曹毅表示,2019年将以深度优先,适当增加广度,即在深扎行业的基础上,拓宽sourcing的地域,实现项目“全球+”。源码为此投资了如印度小额贷款平台Krazybee、东南亚移动支付公司Bluepay、“印度版今日头条”Rozbuzz这样的出海企业。赖晓凌也明确告诉36氪,2019年除了在中国保持活跃投资以外,顺为还会加大在海外市场的投资,包括印度、东南亚等。

4)能存活的基金只有两种:全赛道型的头部vs单一领域的专家

2018年初,随着区块链概念的爆火,一大批Token Fund随之而生,它们模仿传统VC投资区块链项目,以此获利。但随着数字货币市场逐渐冷却,超过一半的Token Fund都面临着关门之忧。一方面源于不理性资本对风口的逐利,一方面则是区块链技术还未完全落地,缺乏大规模资本化的基础。

“我非常反对以某一种技术为主题来做一家基金,比如区块链、AR、VR基金等。”邓锋告诉36氪,押注单一技术风险过大,有违基金运营分散风险的原则。韩彦和创世伙伴创始合伙人周炜也表示,看好离商业应用指日可待的技术公司,而不是停留在概念阶段。

多主题、多赛道、多阶段布局是未来机构的更常见形式。“机构化是基金跨越周期的必经之路,机构化可以让组织在数据、算法、算力上不断迭代。”在曹毅看来,源码的“三横九纵”投资地图将广度和深度结合,有利于降低风险。而未来,基金天使化、天使VC化的趋势互相渗透,布局全链条的基金更能确保没有遗漏,时刻都掌握机会入局。

“机构化是基金跨越周期的必经之路,机构化可以让组织在数据、算法、算力上不断迭代。”在曹毅看来,源码的“三横九纵”投资地图将广度和深度结合,有利于降低风险。

但押注单一赛道仍然有机会,杜永波告诉36氪,早期基金采用赛道式打法较好,只要赛道成长起来,基金整体回报可观,但前提是对大势判断精准,若判断失误,就会错过一个时代。未来可以存活的基金只有两种:“要么全赛道型的头部基金,要么某一领域极为精专的基金。”

5)Pre-IPO投资锐减:套利型资本消亡

2018下半年,一众新经济企业赴美、赴港上市,但投资人期待中的回报收割并没有出现。紧随其后的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,直接把“项目估值虚高”的残酷现实摆在了投资人面前。许多中后期投资人虽然投中了明星案子,但因为进入时机较晚,且项目估值很高,IPO后市值低于Pre-IPO轮估值成为常态,基金根本无法从IPO中赚钱。

这背后,一方面是一级市场持续火热拔高了项目估值,另一方面则是2018年二级市场的普遍低迷——A股三大股指跌超20%,港股跌超10%,美股创下10年最大跌幅。更深层次来看,一级市场的估值体系在二级市场并不受用,后者仍是偏传统企业的定价模型,新经济企业备受追捧的商业模式创新、烧钱补贴带来的企业扩张,在二级市场无法获得完全认可。

赖晓凌告诉36氪,2019年Pre-IPO阶段投资将大量减少,甚至也会影响到成长期投资。“估值得到修正之下,套利型资本基本消亡。”

胡磊则强调,2018年是分水岭的一年,“过去独角兽几乎不会失败,而未来1-2年独角兽失败、或者最后1-2轮的投资人在独角兽项目上不赚钱的案例会反复出现”,作为对之前过渡追求增长和估值的市场修正”。

成长期盈利空间缩小,也倒逼基金普遍向更早期布局。今年中,2000亿体量的红杉就将种子基金单列,全面发力天使投资。另一个原因则在于:资金流紧张的2019年,头部项目将成为资本争夺的重点战区,越晚进入的基金,只能以高估值吸引创始团队,但如果二级市场不买单,成长期的重金砸入存在巨大风险。

二、热过的行业会怎样?

6)教育:素质教育替代K12  “+技术”更好拿钱

2018上半年还在刷新融资纪录的教育行业,在年中监管政策发布和落地后,迎来了一轮洗牌。经纬中国合伙人牛立雄告诉36氪,教育受大环境牵连,再叠加连续的监管政策,影响了部分投资人的信心,但在线教育的浪潮刚开始不久,未来依然会高速增长,营销,供给,技术都将为之赋能。进入2019年,投资人对这个“抗周期的黄金赛道”不改乐观态度,但前面却多了几个限定词。

首先,政策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倾斜,对于已然很拥挤的K12、英语这样的普惠教育赛道而言,素质教育存在更多可被挖掘的机会。牛立雄认为,最大的细分市场K12竞争激烈,已经棋到中局,早期投资人的机会不多,在早期阶段现在看好在线素质教育、国际教育、早幼教这些赛道。吴世春说,艺术、体育等才艺类项目存在更多市场机会。“政府的归政府,市场的归市场,这才是合理分配。”

可以预见的是,教育行业部分细分赛道经过了两年的热潮,估值过高,未来要么拿出相应的业绩证明自己,要么会面临着淘汰和行业并购。而对于素质教育,还有很多细分赛道尚待开发,不怀疑未来小型独角兽将从这里诞生。而素质教育部分细分领域选手已经很多,不适宜再做过多布局。以少儿编程为例,作为今年至少发生了40笔融资交易,赛道一二级梯队基本完备,新选手破局机会已经不大。

其次,“+技术”可以让教育项目更容易跑出来。韩彦表示,看好用技术打破教育资源不均的项目,比如光速中国投资的AI语培品牌葡萄智学。邓锋的观点也与他一致:过去几年教育核心将线下搬到线上,未来更讲究科技对教育的赋能。周炜说,未来将重点关注技术赋能的公司,比如进入教育2.0时代的AI教学项目。

对于2019年的教育行业,牛立雄给出了两个建议:正向现金流,以及做长期投入。资本市场寒冬的背景下,资金向头部企业迁移,非头部教育企业需要改掉好时期养成的“大手大脚”习惯,勒紧钱包过日子,尽快实现正向现金流,提升造血能力。这一时期,同样是企业修炼内功的好时机,教研、师资、技术等曾被忽略的“基本功”都应该拿出来反复打磨。

7)消费:C2B和微信生态继续吸金 下沉市场还有惊喜

整个2018年,创投圈都在消费升级、消费降级、消费分级之间寻找机会。无论细分领域现状如何,“消费还在不断打破人们原以为的边界”成了这次36氪采访中不多的正向共识。

“中国正处于日美都经历过的,从工业大国向消费大国转向的阶段,”李丰说,他认为未来高负债买房的人会越来越少,加上随着城镇化普及将增加的一两亿城镇人口,都会带来新的增量消费市场。不同于日美的是,中国现阶段有信息技术和数据技术的助力,不仅可以产生小而美公司,还可以产生发展快于、规模大于日美同周期的大公司。“大公司集中度可能更高,数量可能更少。”

如何在大消费中找机会?在专注这一领域的启承资本常斌看来,消费正在发生本质性变革,社交工具、线下场体验、基础设施、供应链、信息系统5个关键点都在变化,而任何一个点的局部创新都意味着机会,“如果要成为超级玩家,就要全盘考虑,尽可能在多个点占据高位。”

比如,李丰看好零售电商加供应链,投资了一个用中国的供应链赋能全球市场的项目。而童士豪看好社区团购、社交团购此类C2B模式。“2019年社区团购、社交团购还会继续涨,一定会有眼睛一亮的东西出现。”他认为,经历过B2C、B2B、C2C之后,点对点的服务需求大多已被满足,基于群众力量的C2B模式将是未来的掘金方向。陈洪亮则认为,未来将诞生更多类似于社交电商,将人(用户)、货(商品)、场(消费场景)深度结合的机会。“人不仅是用户,还是营销渠道和合作者。”

而由电商、小程序拉开帷幕的微信生态,2019年依然是投资人的关注重点。吴世春告诉36氪,除了小程序、公众号,微信生态一定可以长出新东西。陈洪亮预测,微信生态将呈现两大趋势:其一,从实物电商向服务电商延伸,比如医美服务、保险服务;其二,从拼多多这样的低客单价平台,向高客单价渗透,比如车、房买卖。

去下沉市场找机会,是投资人们的另一个共识。吴世春表示,喜茶、周黑鸭都是二三线城市起家,下沉市场容易诞生新机会。朱天宇也认为,三到六线城市的渠道下沉,将带来产品和服务的全国性品牌机会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寒冬下基金的选择不会延续此前的激进,而是围绕抗周期布局,稳定为主。符正表示,他将围绕单身经济、二孩经济、高质量文化内容等稳定需求的市场布局,选择已形成一定品牌效应、销售网络和用户基础,安全度过“0-1”阶段的企业。

8)文娱:基金转型、行业冷却 剩余机会屈指可数

因为监管收紧和大环境趋冷,文娱基金进入下半年后的日子相当不好过。基金募资周期大幅延长,LP的态度都是观望,而这样的情况在2019年难以有大的转机。

“文娱不会那么快又起来,”吴世春直接给出论断。专注投资文娱的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也告诉36氪,大部分文娱基金已转型为更泛化的消费类基金,2019年单一做文娱已经很难在市场上生存下来。

“偶像经济可能是明年最后的窗口了。”陈悦天不禁感叹。一度火热的影视、游戏都遭遇了监管“黑天鹅”,纯内容的公众号、直播、短视频也先后经历了一轮优胜劣汰,机会不多。2018唯一留给2019年的文娱投资线索,似乎只有一波偶像选秀类节目,所带来的偶像经济发酵。在偶像养成的新趋势下,偶像经纪公司将是为数不多的剩余机会。

9)医疗:创新药备受热捧 行业进入“黄金时代”

另一个被誉为“抗周期的黄金赛道”的是医疗。不同于教育行业2018年“冰火两重天”的明显分界线,医疗行业呈现出了全面的“蓄势待发”,尤其以医药领域为甚。先是港交所为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开辟“绿色通道”,零收入企业也能上市,解决了上市难和VC退出难的问题;而「我不是药神」的热播让全民意识到了医药自主的重要性。投资机构的迅速布局显得顺其自然。

2018年医疗行业的投融资事件基本与2017年持平,在创新药领域,融资额甚至较往年有大幅增长,天使轮千万人民币,A轮上亿人民币已是常见。长期关注医疗投资的北极光邓锋告诉36氪,VC强调轻资产、高增长,以前新药研发要花十几亿美元,要跑十几年,但现在模式、技术、政策都出现了变化——创业者可以将生产过程外包,新技术缩短了开发时间,香港推出了零收入上市的政策。“VC可以更早退出了,”邓锋说。2018年港交所首单生物医药IPO,就是创新药企业。

中国个人及家庭医疗健康消费的增长速度超过GDP增速,医疗市场有许多增量机会。具体来说,相对于激烈竞争、毛利快速下降的仿制药,创新药前景广大,多重利好加身,成为了投资人重点sourcing的对象。李丰就是其一,他告诉36氪,峰瑞资本正加快布局新药研发。

三、流量退场 技术为王

10)B2B、企业服务持续发酵 技术必须有落地能力

消费互联网之后,市场主体将由人转向企业成为行业共识。人口红利渐失的中国市场,提高企业效率被认为是经济增长的下一个助推器。企业服务、B2B、物联网等toB赛道在寒冬下仍能逆势融资,企业服务甚至超越电商,成为2018最热门的创业赛道。

周逵认为,过去10-15年互联网创新带来了消费互联网的繁荣,再往后呼唤的是企业效率的提高。而新赛道之上,单纯的流量模式不再复用,“+技术”被机构不断强调。胡磊告诉36氪,中国工业已步入精细化发展阶段,大家越来越重视效率提升、成品率改进、成本降低,基于此,“工业+技术”的投资越来越热,进入估值1亿的时间已经变得越来越短。

因为重技术、强线下的特质,巨头的固有优势在这里不复存在,如果亲自下场,它们需要和初创企业真正地同场竞技,而非碾压式“一骑绝尘”。以周期长、门槛高闻名的产业投资,也将颠覆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手法,给新入局的投资人带来挑战。

创新工场创始合伙人汪华在接受36氪采访时说,不同于西方国家依次走完:建立早期工业化、通过资本完成生产的规模化和集约化、通过信息化和科技提升效率三个阶段,中国几乎是第一阶段和第三阶段同时启动。这也是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全球领先,而产业互联网仍相对落后的原因所在。

toB基础薄弱的背景下,习惯了消费互联网的投资人们将更多目光看向了更轻、更相似的B2B平台和企业服务。经纬中国合伙人熊飞认为,中国企业整体经营水平较低,无论用科技做toB服务提升供应链,还是用云计算软件提高内部效率,都能大幅提高经营效率。不同于美国上世纪60、70年代,没有互联网和云计算,只能从线下做供应链开始。他的直观感受是,经纬投资的很多Saas项目,包括北森、太美医疗、上上签、盖雅等,今年被很多后期机构投资了,“这一波Saas基本起来了,很多toB交易和服务也在高速发展,明年将有更多toB交易平台和服务公司跑出来。”

他还指出,由轻到重,由前端往后端,是未来的趋势,“更难更重运营的供应链问题也亟待解决 ”。基于此,熊飞看好物流,教育,保险、医疗等新服务,“因为有技术,至少可以把传统实体机构效率拔高3-5倍”。陈洪亮也看好前端是消费产业的toB服务,他认为“用现阶段相对发达的消费市场倒逼产业市场需求”会更加容易。

从更长的周期来看,技术含量更重的赛道——5G、人工智能赋能的物联网、大数据、智能制造等,开始受到关注。周逵表示红杉将投资新能源、工业物联网、智能制造。邓锋则看好“IoT+大数据+AI”,比如以基因组学、蛋白组学为基础的精准医疗,搭配大数据、人工智能,实现基因和信息科技、生命科技的结合。蒋健告诉36氪,“5G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、边缘计算enabled的行业应用”将是下一步关注的重点,为此宽带布局了G7、涂鸦智能等物联网项目。杜永波甚至有个大胆的想象,未来传感器将取代智能手机,数以百亿级的传感器、终端将诞生几百倍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机会。

对于偏技术的项目,商业化的问题不可回避。尤其在寒冬中,造血能力被无数次强调,能平衡好技术能力和商业化的项目将比纯技术类项目更受资本青睐。胡磊认为,工业制造领域,中国积累最多的是供应链优势,包括成本、效率和整个供应链的完备度,借此优势,在确定的市场机会下寻找进口替代机会是更加友好的路径,后续再叠加市场和产品能力。韩彦认为,企业不仅应该有科学家性格,还要强销售能力,看好离应用指日可待的技术。周炜认为,中国技术创新底子较弱,需要单点突破,大而全很难跑通,资本更偏好类似微创手术、教育行业的AI技术这种商业价值明显的技术。

李丰也指出,技术创新首先要平衡技术能力和商业化,其次尽量不要改产业链结构,而是为产业链做增值,要不然消耗资金太大,再者要找到最大的商业应用价值,最后要建立自己的技术壁垒,以不被同方向的后来者赶上。

11)下一个百亿美金级独角兽:“微软”或者“台积电”

仍处于早期的产业互联网,投资人能在海外轻而易举地找到先进案例,以此类推中国未来3-5年,甚至20年的发展路径。唯一的问题是找谁对标?从这次集中性的采访中,36氪至少发现了两种方向:其一,微软这种主打企业服务的软件企业;其二,台积电这种走芯片等精密元器件的硬件技术企业。

熊飞说,任何新兴领域第一波的机会最大,中国toC领域,腾讯、阿里是第一波起来的,美国toB领域,微软、Oracle是70年代起来的第一波企业服务,它们现在依然是行业龙头。“中国目前企业服务是第一波公司,也有机会成为最大,未来10-15年会出现很多百亿量级的公司。”朱啸虎说,以前企业服务收入增长慢,一两千万人民币到头,但今年已经达到八九千万,企业的付费意识正在改变。“过去十年toB没什么独角兽,未来肯定不一样”。

据公开数据,2018年企业服务领域的独角兽企业达到52家,占总数的30%,其中蚂蚁金服以9000亿人民币、阿里云以4620亿人民币、京东数科以1330亿人民币位居前列。不仅是巨头下场自己做,AI技术企业商汤科技、餐饮B2B平台美菜网、钢铁B2B平台找钢网、物联网公司涂鸦智能等都到了百亿人民币估值。

童士豪则直接断言,中国toB或精密元器件领域可以诞生下一个AT。他以台湾为例,20年前台湾主要做PC、设备组装,主打芯片的台积电、联发科刚出现时也并不被看好,但正如当年台湾有富士康、英业达一般,中国大陆现在有华米、OV。“光是本土的订单需求,就足以诞生下一个台积电。”而且国际贸易紧张局势让海外购买难度增加,政府意识到芯片安全的重要,出台扶持政策,芯片领域的良好势头确定无疑。阿里去年就成立了芯片公司平头哥,亲自下场做芯片。

大部分投资人都认可:中国toB可以诞生下一个微软。但难度也显而易见。韩彦告诉36氪,toC可以平地起高山,toB却要先种一片森林,等生态系统完善才能滋养巨头,而“目前中国只有几棵大树”。所以光速倾向于在Saas、AI、IoT、大数据等多个领域散点布局,等待长得最快的“那片森林”。蒋健也说,toB想要形成巨头的难度远大于toC,不仅企业需求不像C端消费者那么同质,企业也会战略上掣肘,以免丧失议价权。

除此之外,隐患也存在。邓锋告诉36氪,中国toB行业存在很多问题,国企拖欠民企的钱,大企业拖欠小企业的钱。对于一家小企业来说,付款周期可能长达两年,现金流周转困难,死亡率很高。

四、2019派创业者的样子

12)精英创业时代开启:更懂行、更全面、更灵活

什么样的创业者才能在2019年能跑出来?投资人不约而同地用上了“打过仗”、“懂行”这些词汇。简而言之,零基础的新人不适合在冬天里出来游泳了,这个市场将留给能在最恶劣环境下生存的“老人们”。尤其在消费互联网转入产业互联网的当口,行业经验更是被投资人们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邓锋说,草根创业成功的案例将越来越少,未来将是精英创业者的时代,对行业认知、技术能力、人脉资源的要求越来越高。朱啸虎表示,消费互联网适合年轻人,而企业服务适合40上下、有经验的年长创业者。童士豪认为,没经验、只靠烧钱的竞争对手变少了,有经验、打过仗的这时候出来最好。蒋健说,产业互联网对创业者的行业经验、人脉、认知要求都变高了。陈洪亮说,过去两三年看销售能力,现在除了销售能力,更要看技术和数据能力,“中国创业是中长跑,数据分析和运营能力愈加重要,技术过硬才能留住客户。”

经验以外,项目造血能力也是投资人考虑的关键指标。陈悦天认为,活下去最重要,相比于粗放型创始人来说,精打细算的创始人能活得更久,“不能大干快上,要从石头缝里挤出钱。”胡磊说,寒冬里投资人会更注重财务数据、经济模型的健康程度,资本不会再肆意砸钱到一个明星项目上。童士豪表示,消费互联网时代“烧几十亿美金才能产生规模效应”的企业,冬天几乎不会存在。

对创始人能力的考量也越来越全面。曹毅告诉36氪,互联网下半场和大经济周期双重考验下,以前是产品、技术、市场、战略、融资的单项能力比拼,现在是更难的组织能力、全面能力的竞争。“未来这一年,需要‘抬头看天,低头做事’、‘练好内功,长期有耐心’、‘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’。”

即使一人难以全面,也尽量让团队做到全面。陈洪亮指出,今年要抱团创业,适合做COO、CTO的人才可以加入创业公司做合伙人,而不是一定要出来办公司。对童士豪来说,“懂互联网运营+行业经验丰富+全球化视角”是2019年最完美的创业班子,项目具备其二就已经优秀。

另一个变化在于,创业者更加多元化。朱天宇认为,新一波平台公司的中高层骨干,比如掌握头条的用户增长能力,美团的人效模型能力,小米的硬件(销售和供应链)能力,AI独角兽用大量资金试错得到的场景落地和工程能力的人才,将是下一波创业者主力的“新四军”。创业市场不再是上一代的“老三样”,即百度技术、腾讯产品、阿里地推。

寒冬之下,活下去最重要,“顺势而为”成了基金和创业者的共识。吴世春劝诫创业者身段要柔软一点,不能一味倔强,“时势造英雄,也能毁英雄。”正如项羽,“能过江东就得过去,过去就可能重整旗鼓,你死守江边就是不行。”陈悦天也说,“坚守值得坚守的事情,无意义的事情不会因为坚守而有意义。”


投稿邮箱:clxy@cailintech.com

▼ 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二维码 ▼


间采通

需求推荐

客服热线:400-696-5959

北京市海淀区西二旗弘祥1989科技文化产业园
Copyright © 2030 京ICP备18037073号-2 间采通 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发布
需求

会员
中心

客服
热线

400-696-5959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北京总部

010-62968710 / home@cailintech.com 北京海淀区弘祥1989科技文化产业园

上海办事处

13564560764 / ping.liu@cailintech.com 上海市静安区360号一天下大厦

广州办事处

13381120690 / mengyan.cao@cailintech.com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燕岭路89号燕侨大厦

客服热线

400-696-5959 / kefu@cailintech.com 北京海淀区弘祥1989科技文化产业园

微信
客服

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